伟德bet1946

  走到美容包间门口,小杨敲门问:“我现在可以进来吗?”原来李女士要做脸部和颈部护理,得脱掉上衣换上睡衣,躺在美容床上,把胸部以上部分露出来,胸部及以下盖好薄被子。小杨取配料的同时,李女士换好了睡衣。

  “基础脸部护理主要有三个步骤,卸妆洁肤、按摩和敷面膜。”小杨让我用毛巾把李女士的头发包好,可是我怎么也包不好,不是脸上有碎发耷拉下来,就是包得太松,而他轻轻一弄就包好了。第一步开始卸妆,我用化妆棉蘸点卸妆油,从睫毛开始为李女士卸妆。“小心!用化妆棉挡在眼睛上面,这样防止睫毛膏残渣掉进眼里。”小杨说,这不仅是个技术活,也是个艺术活,要格外仔细。卸完妆,我用洗面奶对顾客的脸部进行了清洁。“其实,我第一次做脸护的时候,特别紧张,感觉手指不灵活,毕竟女美容师的手指更纤细、灵活一些,后来就在我媳妇脸上练习,慢慢有了手感。”小杨说。

  我随机采访的10位男士都不愿意找男美容师做护理。“让一个男人在我脸上摸,我可受不了,一身鸡皮疙瘩!再说了,别人还误以为我性取向有问题呢!”做护理的李先生说。

  “姥姥不疼舅舅不爱”,女顾客不敢找,男顾客不愿找,这是男美容师目前的职业状况,所以他们以按摩理疗为主来赚工资,可仅仅如此,他们就只能喝“西北风”了。用上官金龙的话说,只要美容院不涉及色情的因素,其实就和女病人到医院找男医生看妇科病一样无可厚非,人们不应以偏见的眼光来看待这个新职业。

  西安美容美发化妆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上官金龙说,现在全西安市的男美容师不超过10人,甚至整个中西部地区都非常少。之前有美容店招聘男美容师,应聘者寥寥无几。从技师来看,学美容的以女性居多,从市场上来看,无论男女顾客去美容,首选的是女美容师,从社会认可度上来看,人们的接受程度特别低。上官金龙说:“随着人们观念的转变,一些思想开放的女顾客会去尝试,当然,美容院也要让顾客看到男技师正规的专业素养,让消费者接受和认可。”

  几乎10位女士中有9个人都不愿意找男美容师来做护理。小杨说,16日有位50岁的女顾客来做按摩护理,一看是男技师,很不高兴,要求换一个女技师。小杨听后说:“您好,我是高级按摩师,我先尝试给您按摩一下,如果您觉得不满意,马上给您换技师。”最终这位顾客答应了。“我给她按摩,发现她的肩颈不好,我们一一沟通后,她对我的手法和症状判断都很满意,但是护理她还是坚持没做,因为前者是穿着衣服按摩,后者要换睡衣。”

  走到美容包间门口,小杨敲门问:“我现在可以进来吗?”原来李女士要做脸部和颈部护理,得脱掉上衣换上睡衣,躺在美容床上,把胸部以上部分露出来,胸部及以下盖好薄被子。小杨取配料的同时,李女士换好了睡衣。

  李女士对我说:“我之所以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,一方面是因为我也是学医做理疗的,另一方面,我觉得男技师其实有他们的优势,力度把握比较好,中医讲究男属阳女属阴,男给女按摩能达到阴阳平衡。小杨是中医理疗出身,对顾客身体的症状有比较好的判断,能对症下药进行保健。”